<progress id="h4qye"><big id="h4qye"></big></progress>

    您好!歡迎來到緣緣家政!
    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 家政人員供需缺口10萬至20萬
    • 時間:2015-08-07 13:20 | 作者:admin | 來源:未知

    “許多人說我挑剔,但事實上能夠找到一位稱心的保姆并不容易。”10余天,家住寶安中心區某小區的杜先生就換了兩位保姆:“我和太太工作都很忙,加班是家常便飯,家里的事情需要一位專業人士打理。最開始一家家政公司提供了一位保姆,是內地的一位阿姨,過來三天之后發現她很多普通的家政都沒有處理好,連每天拖一次地板都做不到,做菜的口味也偏重,我們提出了意見也無濟于事。幾天后我們通過另外一家家政公司換了一位保姆,相對年輕一點,但是干活習慣很不好,手太‘重’開一個門把門把手弄壞了,用一次吸塵器把把弄斷了,從搬新家用到現在的一套蓮花瓷器餐具被摔了兩個碗。找一個合適的家政實在是難。”
     
    杜先生的煩惱不在少數,深圳市民的平均消費水平高、工作節奏和生活節奏也很快,帶孩子的白領或金領家庭不在少數。他們生活中對家政人員較為依賴,也相對挑剔,這客觀上催生了深圳發達的家政市場。
     
    據悉,深圳市已有家政公司上千家,從事家政行業的人員已經超過百萬,其中有40余萬保姆。然而,據云家政數據顯示,深圳家政人員的缺口仍持續在10萬—20萬左右。由于深圳不是保姆資源地,必須要靠全國各地輸送保姆,供需矛盾和服務質量矛盾也特別突出。
     
    隨著廣東省單獨二胎政策正式實施,使原本緊張的深圳月嫂市場再次升溫。深圳很多適合生育年齡的家庭把迎接新寶寶作為2014年頭等大事。新寶寶的出生,對于育嬰師、月嫂的需求大幅增加,也加劇了深圳育嬰師、月嫂的“用工荒”。
     
    家鄉就業機會增多 返深保姆人數驟減
     
    在深圳目前1000余家正常經營的家政公司中,經營得比較好的有四百余家,比較大的有五家。保姆主要通過勞動局及婦聯的一些合作、網絡招聘以及“老家政”的介紹引薦等途徑加入家政行業工作。
     
    “保姆不是沒有,像我們總部,每天都會有三四十個阿姨在待聘,我們還有三十余家分公司,他們那里也有待聘阿姨,基本上每天待聘的阿姨起碼有幾百個。所以,整個深圳市場的保姆永遠是有缺口的,但是保姆數量是不缺的。主要就是如今雇主往往需要‘挑’到他們中意的,能滿足他們需求的。”深圳市安子新家政服務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安麗芳女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在需求家政的客戶中,有20%業主需要服務型公司,另20%業主需要不住家的保姆,還有50%需要找24小時制的住家保姆。
     
    安女士還補充:“往往是客戶找不到符合他們需要的。比如說今天有20個客戶到公司來招聘保姆,但是能滿足客戶要求的也許就只有十幾個,甚至更少。其實每個家政公司都會有他們的家政資源儲備,像我們公司集團待聘的隨時都有幾百。但是,客戶挑也有他們的理由,如今保姆工資也不低了,包吃包住好一點的話在5000元到6000元的工資,最低也在3200元,所以他們拿出這么多的工資給保姆,就希望保姆可以滿足要求。”
     
    李先生說到:“保姆高漲的工資行情,無疑會讓不少人感到有些離譜。但在自由競爭、平等自主的現代市場經濟語境下,又不得不承認,這樣的保姆工資行情其實無可非議、更不值得大驚小怪。一方面,應該看到,作為一種高度市場化的自由職業,保姆工資行情的變化,事實上完全是一種基于市場供求變化由供需雙方自由選擇自主決定的正常結果。另一方面,還應意識到,作為一種同樣憑勞動吃飯、同樣創造社會價值的正當社會職業、服務性職業,保姆也并不應當成為一種被低看輕視的職業。它與我們所熟悉的大量其他許多社會服務性職業,其實并沒有什么本質區別。”
     
    據悉,近年來,由于家鄉就業機會的增多。返深的保姆數量大大減少,但市場需求并沒有下降。這為深圳保姆工資上漲制造了“大背景”。在這種背景下保姆市場的“供不應求”也成了常態。司職“家庭勞動”的保姆職業,已經可以被視為一種“含金量”很高的重要職業,成為社會迫需的技能人才。
     
    沒有保姆很難,可有了保姆又怎樣呢?據調查,深圳家庭對保姆的滿意率只有25%;48.6%的家庭更換過2—5個保姆;一部分人表示更換過20個以上的保姆。更令人頭痛的是,保姆在顧主家偷盜做案的事在深圳時有發生。去年6月,在深圳寶安區就發生過一起保姆在飯菜里下迷藥迷倒主人,趁主人昏迷之際卷走價值4萬余元財物的案件。盡管這類案子不多,但總讓人心存忌畏。
     
    深圳市政協委員原麗萍表示,深圳家政行業員工的社會保險規定至今沒有出臺,造成40萬保姆無法參保,也是整個保姆群人心不穩、流動性強、“保姆荒”產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月嫂、育嬰師供不應求 薪酬水漲船高
     
    隨著80后父母隊伍的日漸壯大,如何照顧新生兒成為考驗他們的首要難題。由于缺乏照顧孩子的經驗,大部分80后父母希望能夠借助月嫂的指導,以順利完成由子女到父母身份的過渡。
     
    今年,隨著廣東省單獨二胎政策正式實施,使原本緊張的深圳月嫂、育嬰師再次升溫。業內人士預測,單獨二胎政策實施后,深圳每年生育率將提高20%左右,預計每年新增加4萬多的新生兒。可見,“一嫂難求”的難題亟需破解。
     
    據了解,目前深圳月嫂、育嬰師的工資按級別分為不同檔次,一般星級月嫂的價格最低在6000元左右,經驗豐富些的月嫂已達7000元、8000元、9000元不等,而鉆石月嫂在前幾年就已經過萬了。但是,鉆石月嫂的門檻也很高,執業必須10年以上,有豐富的育嬰經驗,不僅要能照顧好產婦和嬰兒,還要在護理上達到高標準和科學化。
     
    記者了解到,月嫂在上崗前需要進行專業培訓,而后進行考試,需“持證上崗”。但部分非正規的家政公司受利益驅動,并不提供專業的月嫂培訓,導致月嫂水平參差不齊。
     
    “現在很多月嫂的工資與服務確實不太成正比,其中有炒作的成分。目前家政行業處于一種不太規范的狀態,全市只有五六家大型家政公司,卻也同時生存著 1000多家小公司,在收費上沒有統一標準。有些小家政公司為了吸引高端客戶,抓住‘中國人不怕花錢多’的心理,故意將工資抬高,‘打造’所謂的高級月嫂,實際上它提供給你的服務是不是最好的,就要打個問號了。”一位大型家政企業的管理者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到。
     
    月嫂薪資猛增,可是服務卻存在著很大的漏洞。不規范的服務行為普遍存在,從業人員與雇主間的摩擦糾紛日漸增多。
     
    一位先生說:“妻子剛生完寶寶。我以每月6000元包吃包住的條件雇了一名星級月嫂。幾天后發現,月嫂連給孩子換尿布、喂奶等基本技能都不熟練,吸奶器也不會使用。更令人惱火的是,晚上孩子哭鬧,月嫂也不管。”
     
    針對目前很多家政公司鼓吹的金牌月嫂、星級月嫂等稱謂,業內人士表示,月嫂行業目前還沒有評判星級的行業標準。所謂的金牌月嫂、星級月嫂都是企業自己評出的,是家政公司要高價的噱頭。此外,目前我省大多數家政服務公司的月嫂沒有采取員工制,大多是臨時用工人員。這種松散的管理結構,使得家政公司對月嫂疏于管理。
     
    劉阿姨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家政人員,她說:“很多月嫂原來是做保姆的,后來,經過簡單培訓就走上月嫂的崗位。有的只交了幾百元的培訓費,經過短短幾天的培訓就拿到了合格證。”
     
    家政市場需要“規范化”“標準化”
     
    近年來,隨著深圳市民家政服務需求大增,家政服務業迅速發展,但供需雙方的矛盾也日漸凸顯。把關不嚴、監管缺位、市場混亂、法規滯后等亂象讓雇主們怨聲載道,也令整個行業遭遇信任危機。
     
    一塊巴掌大的廣告牌,一個電話,一臺電腦,一個門面,就成了一家公司。很多這樣的不規范“小家政”寄居在深圳的某些角落。據知情者透露,家政公司人員只需電話通知求職者跟雇主面談,雙方談妥后,雇主只要支付給家政公司中介費生意就做成了。至于家政、雇主以及保姆之間的協議書,大多只對有關費用的收取、保姆的工資以及家政服務的義務等進行說明,而對保姆的監管卻沒有任何說明。家政公司只負責牽線,不負責培訓,向雇主收取中介費后便一概不管了。
     
    “家政公司門檻低、利潤薄、抗風險能力差,這是導致家政行業亂象叢生的主因。”某大型家政公司經理嘆息道,“再如此無序發展下去,傷害的將是整個市場的未來,以及更多家庭的切身利益!”
     
    “除了家政從業人員知識、技能的空白之外,后天缺乏正規培訓也是導致服務低、技能差的重要原因。目前,已有很多未經過正規培訓的保姆在整個市場十分普遍,‘保姆游擊隊’也占據了很大的市場,她們經朋友介紹而直接服務于雇主,缺少家政‘專業’的素養。因此,無法有效管理游散的家政服務人員,一旦發生服務糾紛,雇主無處說理。”
     
    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總結了深圳家政行業尚未成熟的幾點表現:一些家庭需要特殊家政服務,現在市場還不能滿足需求;家政服務人員數量無法滿足市場需求,不少女性怕受歧視,寧愿無事干或在工地打小工,也不愿意從事家政服務;多家政服務公司缺乏對人員的培訓和管理,持證上崗和無證上崗獲取相同的報酬,造成家政服務人員參加培訓的積極性不高,素質難以提高;家政服務行業沒有統一管理機構,對服務質量也沒有衡量標準,市場價格不統一,制約了家政服務業的快速健康發展。
     
    深圳是第一個針對家政服務行業立法的城市,但《深圳經濟特區家庭服務行業條例》自2001年制定以來一直未作過修改,一些規定已明顯滯后行業發展水平。2014年1月11日,深圳成立了小保姆們的“大管家”—深圳市家政服務行業協會。該協會承諾成立后將著手解決保姆評級、“保姆荒”及立法修繕服務條例等問題。
     
    此前,深圳市家政服務行業協同勞動公安等部門對家政服務市場進行了一次全面的清查,對證照不全或違規經營者予以取締。針對家政公司、服務員和雇主之間可能出現的糾紛,家政行業協會則要求會員單位在成功推薦服務員給雇主時要認真簽訂三份合同,即公司與雇主之間、公司與服務員之間、雇主與服務員之間都要簽合同,明確各方的權利和義務。
     
    “我希望政府能夠出臺相關政策來統一收費標準,使我們的家政市場更加規范化。家政從業人員的休假制度需要規范,社保問題亟需解決,如果家政從業者也的職業被得到重視,她們工作起來也會更加有激情。”安子新家政執行董事安麗芳說。
     
    “就業為民生之本,保姆問題是關系到社稷民生的大問題,保姆群體本身就是典型的社會就業困難弱勢群體,保姆服務的對象又是社會各界,涉及社會的各個階層,保姆市場的供求雙方都關系民生,關注保姆行業就是關注民生。”一位“老家政”向記者傾訴她的想法。
     
    在別人的家庭中放飛自己的深圳夢
     
    —“老家政”李阿姨的深圳故事
     
    歷經半個多世紀的風霜,李阿姨額頭雖然也刻上了歲月的痕跡,但是在她從容的臉上與祥和的目光中,你看不出她的真實年齡。
     
    年近花甲,李阿姨本該和其他很多大媽一樣,或在廣場上跳舞,或在公園里散步,亦或是享受著在麻將的快樂時光。但是統統都沒有,她還奔赴在家政行業的一線工作。
     
    “我感覺這是我的第二次青春,深圳也讓我再次實現了我的夢想,每一個在深圳打拼的女人都有一個故事。”李阿姨高興地說到。
     
    因一技之長與家政結緣
     
    李阿姨是四川的“辣妹”,可是如果你跟她接觸后,發現她身上不但沒有一絲“辣味”,反而更多的是從容與和藹。高中畢業后,她做了一名幼教,這也是她職業生涯的開始。但是,出生于餐飲世家,在這樣的環境熏陶下,她毅然放棄了“教師夢”,選擇在四川的一家酒店從事餐飲。
     
    一做就是十年,從一個人到一個家,從一個一線工作者到一個中層管理者,這樣的轉變對于每一個人都是一件幸福的事。然而,正當別人都在羨慕她的時候,李阿姨再一次轉身。她離開了酒店,背著行囊,踏上南方。
     
    憑著她一手好廚藝,李阿姨在廣東惠州開了一家餐館。
     
    “我最拿手的菜就是我們四川的水煮魚,不是吹牛,很多酒店的水煮魚都沒有我做的地道。”李阿姨驕傲地說。
     
    自己創業當老板比上班自由,而且掙錢也快,但是,非常辛苦。一個中年的女人承擔著一個餐館談何容易?繁重的工作讓讓李阿姨實在吃不消,終于,她再次拋掉了“老板夢”。
     
    2007年,李阿姨輾轉來到深圳,在老鄉的介紹下寄居在南山區打工。學歷不高,加上年齡的限制,找工作談何容易。在一次跟朋友閑聊時,有個朋友跟她說:“你菜燒得那么好去做月嫂吧。”一語驚醒夢中人,在一張報紙上看到有月嫂招聘的電話號碼,后來李阿姨找到了那家家政公司,對這個行業不熟悉,根本不知道還需要月嫂證。但還是在這家家政公司的介紹下來到一個老板家里做保姆,從此,她與家政結下了不解之緣。
     
    從事家政行業學會了待人處事
     
    李阿姨在廚藝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一次次得到雇主好評,后來被調回公司做培訓師、前臺。直到2010年,她離開了那家公司,去了月嫂中心,那時每個月的工資已有3500元了,還有交通、話費等補貼。此時,李阿姨已經是一個“白領保姆”了。這些,都只是李阿姨“深圳夢”的開始。
     
    2011年底,月嫂中心倒閉,李阿姨在2012年3月1日加入深圳安子新家政服務有限公司,直至今天。
     
    “我很開心,也很喜歡做這個工作。在這里實現我的第二次夢想,人生價值也充分實現了。”李阿姨還滿懷自信地說。
     
     
    談起做家政的收獲,李阿姨略顯激動:“在深圳這些年,提升了自己。以前在老家做那么多年的餐飲經理都沒有學到這么多東西,禮貌待人方面,處理事情要心平氣和,要有一個平淡的心;做菜方面,東北菜我也學會了很多;對嬰兒方面:臍帶處理,兒口瘡,濕疹,紅屁股等方面我現在都很了解,都算專業了,以前我都不敢帶孩子,過幾年我兒媳生小孩了,我就是專職的月嫂了。”
     
    “我還要再做幾年,要讓人生更加飽滿。我打算回去后,上午去打太極,下午跳倫巴,晚上就在家里的跑步機跑跑步。”李阿姨對自己的規劃也很清晰。
     
    如今,李阿姨仍工作在第一線,年過半百,卻依然努力拼搏。她見證著深圳家政行業這些年的成長與進步,在一個又一個“別人的家庭”中放飛了自己的深圳夢。

    上一篇:圖文:家政市場不再是大媽的天下
    下一篇:沒有了
    首頁 |  公司介紹 |  新聞中心 |  家政培訓 |  在線選聘 |  品牌加盟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1996 -2014眉山緣緣家政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蜀ICP備10240066號-1 技術支持:領度科技
    官方微信
    斗牛怎么玩